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宁缺与莫山山](09)作者:huihui1983
[宁缺与莫山山](09)作者:huihui1983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 亚洲av av天堂 欧美av 日本av无码 成人av av电影 av视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384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大学
 
  「山山?」
 
  「嗯?」
 
  「把你老乡宁缺给我做男朋友吧。」
 
  「呸!不行!那个我留着自己用!」
 
  「可是他明显对你不感兴趣啊,天天跟你一起上自习,也没见有啥表示。」 
  「切,他那是爱我在心口难开。」
 
  「山山,你脸皮能再厚一点嘛?」
 
  这是晚上寝室的卧谈会小鱼对我例行的调侃,她叫叶红鱼,比我矮一点,我 就叫她小鱼了。她是我大学最好的朋友,我没想到在同寝就会遇到一个各方面性 格都和我很像的女孩,我们的关系特别好。
 
  尤其是开学半个多月的时候,小鱼从网上邮购了一箱崂山白花蛇草水,然后 趁宿舍没人,把饮水机里剩的水倒掉,灌了半箱这个传说中的全国难喝水排行榜 第一的圣物。她正在低头工作的时候,我闯进了宿舍,把她抓了个现行,我看到 地上空罐子上的标签,就明白了怎么回事。然后我立刻帮她快手快脚的把饮水机 弄好,晚上笑眯眯的看着好事发生。
 
  等待过程中,我和小鱼先倒了一小点在杯子里,然后小心翼翼的尝了尝,果 然好强的威力。那种味道,就像是宁缺跑完5000米之后,从T 恤上拧出一杯汗水,
 然后放几天馊了之后的味道。难喝程度有点像在北京喝到的豆汁,不过豆汁是入 口酸臭难以下咽,喝下去倒没什么,蛇草水确实入口还好,但是回味特别悠长, 臭脚丫子味道直冲脑门,不停的想吐。
 
  我和小鱼相视一笑,对水的效果非常满意,然后耐心的等着。
 
  终于等到了,同寝的广西女孩喝了一口之后,直接把水全吐在了床上,然后 愤怒的大喊:「叶红鱼!莫山山!一定是你们两个搞的鬼。」
 
  那后来的一段时间,我们宿舍里都是从外面买瓶装水喝,饮水机里的水作为 各种打赌输了的惩罚措施,我和小鱼从那之后也成了意气相投的损友。不过,这 个打赌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宿舍里有个来自神奇的蜀中唐门的女孩唐晓棠。 
  唐晓棠是最后一个打赌输掉的,之前看我们每次都畏如蛇蝎小心翼翼的样子, 她喝的时候也是胆战心惊,结果喝了一口之后,就咕咚咕咚的大口喝完了,然后 说:「早知道就这点味道,哪用得着每天买水回来,我们四川人可是从小吃折耳 根长大的,这点草药味算啥子嘛。」然后,没过两天她就把剩的那点水全给喝完 了,把我和小鱼郁闷的不行,感觉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小鱼并不知道我和宁缺真正的关系,在入学时我让宁缺不要在大学里公布我 们的恋情,我没有具体的计划,但是,我总觉得这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能用得上。 
  小鱼看到我和宁缺经常在一起说话,一起自习,然后很是喜欢调侃我,很快 她和宁缺也混的很熟。那天,小鱼拿了一个雪碧的纸杯,灌了一杯白花蛇草水在 我和宁缺上自习的时候,递给了他。
 
  宁缺喝了一口之后,眼睛一下就亮了,有些期待的样子问:「难道这就是传 说中的……?」小鱼含笑点头,然后宁缺自习也不上了,直接要从小鱼那把剩下 的所有水原价买走,小鱼看在我的面子上,很大方的全部白送,我却突然心里一 动,看了看保质期,然后留下了两罐锁在我的柜子里。
 
  让我和小鱼极端诧异又不理解的事情发生了,不久之后白花蛇草水居然成了 男生中热门的饮料,经常在吃饭时有人举着杯豪气纵横的喊着:「来吧兄弟,干 了这杯蛇草水,来世还做中山人!」然后两个人面对面的捏着鼻子喝下。男生真 是个神奇的物种,居然会流行这种损人不利己,虐人加自虐的事情。
 
  尤其在得知男生们开始比赛吃鲱鱼罐头的时候,我和小鱼对于这种结果都有 些目瞪口呆了,小鱼很费解的对我说:「即使在瑞典,鲱鱼罐头也是在河里冲十 分钟才会吃,男生们可是直接从罐头里夹出来就吃,听说有的人还要比喝汤……」 然后我听完,晚自习时直接警告宁缺,敢吃鲱鱼罐头的话,一年之内就不要想吃 我了。
 
  而送水的事也让宁缺和叶红鱼成了非常投缘的朋友,借着这种机会,大学开 学才两个月时间,宁缺宿舍和我们宿舍就做了联谊宿舍。他们男生还是蛮主动的, 现在有一对已经出现苗头了,男方是宁缺最好的朋友王书,女方就是上次叶红鱼 用白花蛇草水坑的那个广西女孩,因为她最大的爱好是在天猫上买东西,所以我 们都管她叫天猫女。
 
  而始做蛹的我和宁缺,却一直像没事人一样,然后分别在各自的宿舍被不停 的鼓唆。
 
  回到这次的调侃,在小鱼的嗤笑声中,我悠哉的躺在床铺上,翻起一本书, 笑嘻嘻的对她说:「要不要打赌,大二开学之前,我不光能搞定宁缺,我还能让 宁缺乖乖的跟我领证举行婚礼。要不要赌大二一年宿舍清洁,我输了,你一年的 值日都我做。」
 
  小鱼大笑:「要赌,那就赌大点,赌大学后三年的,敢不敢?」
 
  我说好,一言为定,小鱼翻身跳下床,开始写字据,我们俩各自签名,宿舍 另外两人公证签名,然后我和小鱼一人一张保存。
 
  我看着上面写的要求:婚礼必须在中档以上酒店举行,酒席不得少于10桌, 每桌饭菜不得低于2000元钱。笑着对小鱼说:「你想的还真细。」
 
  小鱼哼了一声:「你那么多鬼主意的,不把难度搞大点,难保宁缺不会配合 你。你们赢了赌约就离婚什么的,我不就亏大了。」
 
  我笑着说:「行,10桌就10桌,大一暑假为限。」然后心里开始盘算着怎么 搞个比较surprise的事情。
 
  终于等到机会了,这个周二是平安夜,宁缺的宿舍和我们宿舍组织了一次聚 餐。
 
  结果两边都有隔壁宿舍来蹭热闹的,一共来了十四个人,在大圆桌边挤得满 满当当的,饭桌上,我微笑着看着同寝的天猫女,那个将要恋爱的女孩故作矜持 的样子,想着一会我和宁缺设计好的环节,心里一阵期待。
 
  宁缺宿舍的人都蛮外向,很快气氛就非常活跃了,同寝的女孩基本上都被灌 了一两杯啤酒了,天猫女已经毫不掩饰的含情看着王书,只有我还是以从不沾酒 为名,拒绝一切的敬酒。
 
  直到宁缺端着两个啤酒杯坐到我的身边,大着舌头说:「山山,我们两个认 识快20年了,喝一杯吧。」
 
  好逊的理由,我还不到19岁,你和我一天生日,鬼和认识二十年啊,我做出 看都懒的看一眼的样子,宁缺看到我没有回应,也不恼,只是微微一笑的说: 「从小到大,都是你在帮我,我应该先干一杯为敬的。」然后淡淡的把自己的那 杯啤酒仰头喝光。
 
  宁缺把我杯中的酒倒了一半进他的杯里,然后又拿起杯子:「山山,就为我 们从幼儿园到大学,一直在同一个学校来干这半杯吧。」
 
  我微笑着摇头,宁缺有些郁闷的样子,又把我杯里的酒倒给他一半,四分之 三对四分之一了,宁缺又问:「这样够有诚意了吧。」
 
  我无视叶红鱼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依旧很淡定的摇头,然后宁缺又往他杯里 到了一半,八分之七对八分之一,然后十六分之十五对十六分之一,小鱼在下面 狠狠踢了我一脚,我没理她,依旧摇头。
 
  宁缺一副很丢脸的样子,把我杯底的一点点酒全倒进他的杯中,然后有些自 嘲的样子:「山山,这杯我也干了,以后再也不勉强你了。」
 
  宁缺举杯的时候,我却伸手把他拦下了,然后伸手转桌,把另外两个男生面 前的那瓶白酒转了过来,给自己满满的斟了一杯,然后举杯,一副非常挑衅的样 子看着宁缺:
 
  「我把这杯白酒干了,你就做我男朋友?」
 
  周围一下子从嘈杂喧闹变成了鸦雀无声,宁缺迟疑了一下,定定的看着我, 突然微笑起来:「你要能把这杯干了,我娶你都可以。」
 
  女生们哇的叫出声来,我扭头看了小鱼一眼,沉吟了一下,又是一副很挑衅 的样子:「今年暑假举行婚礼?」
 
  宁缺立即微笑的点头说好。
 
  我毫不迟疑的拿起酒杯就灌了下去,40度的白酒,最多二两,怕什么。 
  在男生的怪叫声中,女生的赞慕眼神里,我借着酒意,咣的把杯子往桌上一 放,拉起宁缺的手:「走吧,不理他们,山山姐带你开房去。」
 
  宁缺立刻牵着我的手跟我离开了包间,临走时笑眯眯的和同学们挥手作别。 
  在确信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我和宁缺相对着笑弯了腰。
 
  明天,我们的故事就会成为校园里的传奇,男女宿舍联谊,逼酒、反逼酒、 将军反将军、女生大杯喝白酒、两人一语定终身、大一入学就开房,诸多因素加 起来,这个事情不火没天理。学校为大一学子苦心营造的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学术 氛围,一定会被我们这种离经叛道到了极点的做法冲击的支离破碎,正是最懵懂 怀春的年龄,少男少女的心思,被这种助力一推,想必会泛滥的一发不可收拾吧。 
  我和宁缺绝对是灵魂伴侣、最佳拍档。
 
  第二天一早,小鱼看见我出现在教室的时候,一把把我拉了过来,一脸神秘 的悄悄问:「昨天晚上什么感觉?疼吗?」
 
  我无奈的小声说:「昨晚什么都没做,宁缺喝多了,硬不起来……早晨起来, 上课都要晚点了,又什么都没做就跑过来了。」
 
  「啊?」小鱼一脸可惜的样子。
 
  我满不在乎的跟她说:「没事,我们订了两天的房间,宁缺买了一盒套子, 今天晚上一定搞定。」
 
  小鱼掐了我一下:「山山,你的脸皮真的比山还厚。」然后一脸羡慕又担心 的样子:「第一次别弄得太疯啊,会伤身体的。」
 
  我嗯的点头,心说该疯的早就疯过了,整个暑假我们俩用掉了三盒12个装的 套子,每个上午做完爱再学习几乎都成了习惯,虽然不能算身经百战,但绝对是 经验丰富了。
 
  下午下课,从教学楼里出来的时候,宁缺穿着一身干净的淡色衣服,正守在 那里等我,我再也不用掩饰了,一点都不矜持的跑上去,扑过去抱住他,被他抱 着转了个圈,然后和小鱼微笑挥手作别,和宁缺牵手走出校园。
 
  我看到宁缺招手拦了辆出租车,有些奇怪:「不到一公里,走路就可以过去 吧?」
 
  宁缺摇头:「我把昨天的莫泰退了,另外订了一个。」
 
  我哦了一声,心说好吧,昨天那个酒店确实不好,床太旧了,咯吱咯吱响, 做起来肯定不舒服,换个也好。但是嘴上却没有松口,小声问他:「为什么要打 出租车,有免费的Uber不用,干什么要花钱打车?」
 
  我和宁缺钻研出Uber推广的一个漏洞,现在在广州30元以内的车程都是免费,
 所以经常坐高级Uber去图书馆,博物馆,去海心沙闲逛,还能体验不同的高级轿
 车,今天宁缺居然花钱打出租车,他想干什么呢?
 
  宁缺一副很无语的样子,让出租司机往江对面的广州图书馆开,我很疑惑, 去图书馆干什么,然后司机在宁缺的指挥下,并没有停到图书馆,却停到了对面 的丽思卡尔顿酒店。
 
  我有些不解:「这个酒店要一千多一晚上吧,你爸妈给你再多生活费也不能 这么乱折腾啊。」
 
  宁缺笑而不语,牵着我的手走了进去,然后直奔电梯间,我还没来得及把富 丽堂皇的大厅看够呢,就被揪了进去。
 
  好漂亮的房间,原来真正的好酒店是这样子的,我快乐的往大床上一趟,好 舒服好柔软的羽绒被,我微笑的冲宁缺伸出双手。
 
  宁缺俯身拉住我的双手,却没有如我预想中的扑上来压住我,反而用力的把 我拉起来站好,然后在我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然后单膝跪了下来。
 
  我的心不由自主的狂跳起来,宁缺抬起头,缓缓的开口:「山山,你愿不愿 意嫁给我为妻,然后继续管教我这个不省心的男人,还有未来我们注定也不会省 心的小孩?」
 
  我快乐的点头,然后伸出手,让宁缺把那个闪着粉红色光泽的钻戒戴在了我 的手指上,我把宁缺拉了起来,然后笑着问他:「原来你不愿意用免费Uber,是
 觉得今天是个大日子,怕良心不安啊。还有,为什么在酒店里求婚,是不是因为 求完婚就可以很方便的直接上床了。」
 
  宁缺有些无奈:「山山,这么神圣庄严的事情,你也要说的这么没有节操么?」 
  我微笑着环住宁缺的脖子,语气有些幽怨:「可是我真的想和你做爱想了好 久了,我们都好几个月没有做过了。」
 
  宁缺把我用力的搂在怀里,吻我,然后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我也是,想了 好久了。」
 
  我有些迷醉的闭着眼睛:「宁缺,用力的要我吧。」
 
  是啊,我才不在乎他怎么求婚呢,他拿个易拉罐指环过来我也得嫁给他,他 什么也不说,两边的父母也会在暑假给我们举办婚礼。而现在,我真的是想他想 了好久了啊。昨天晚上后来酒精上头,我难受的一塌糊涂,什么都没做成,今天 可不能错过了。
 
  可是,迷醉的我,却迟迟没有等到宁缺进一步的动作,我疑惑的睁开眼睛, 宁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山山,我们还没吃晚饭呢……」
 
  好煞风景啊,我有些无奈,之前在北京玩的时候,宁缺想的时候,可没有分 过白天黑夜,现在都几个月没做了,他居然还这么矜持。
 
  我笑着看他:「怎么了,你还打算搞个烛光晚餐?」
 
  宁缺一脸无奈的样子:「山山,好歹也是我们的大日子,总是要正式一点吧?」 
  我笑着点点头:「好吧,去哪吃?」
 
  宁缺说:「酒店里有个中餐厅,做粤菜的,据说不错。」
 
  我拿出手机,打开大众点评看了一下:「人均400 ?好贵,算了吧。」 
  宁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山山,这是我们一生只有一次的时刻,就不要在 意钱了,好不好。」
 
  我也认真的摇了摇头,正色对他说:「宁缺,我们的钱都是父母辛辛苦苦工 作挣的,宁伯伯50多岁了还要跋山涉水,很不容易,我不敢这么花他的钱。我们 以后自己挣钱了可以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但是没挣钱之前,我们没资格这么享受 挥霍。」
 
  我和宁缺入学的时候都是拿了中山最高的凯思奖学金,每人有一万块钱,但 是宁缺的钱到帐的时候,他立刻又新买了一台高端笔记本,说他的某些程序需要 多机联调,直接把那些钱全花光了,那次我还把这个顾前不顾后的家伙给训了一 顿,告诉他第一次挣的钱应该先给父母买礼物,然后用我的奖学金给两家父母各 买了一份,中秋的时候,被双方的家长好一顿夸。他的奖学金没有了,所以现在 花的肯定是他父母的钱。
 
  宁缺一副有些感动的样子,又把我搂紧,轻轻吻了吻我的额头,然后笑着说: 「傻瓜,我这么骄傲的人,向你求婚,怎么可能花父母的钱?」
 
  啊,宁缺是什么意思?酒店一晚要一千吧,吃饭七八百的话,再加上至少几 千块钱的钻戒,他开学不到5 个月,自己挣了五六千块钱了?
 
  这是宁缺第一次叫我傻瓜,也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被这么叫,以前只有人 夸我聪明的。只是,这次我真的有点傻了,我看着宁缺,突然有些心疼,他年龄 还这么小,能做什么呢?他不会是做家教或者促销那种廉价劳动力挣钱给我买的 戒指吧?不对啊,他每个周末都和我一起上自习,他哪有时间去做那些兼职呢? 
  宁缺看着我一脸疑惑的表情,笑着说:「放心,不会耽误学习,我在网上接 的一个任务,给一个浏览器插件做验证码智能识别的算法优化,主要功能已经做 完了,有了一万块钱报酬,再用一两个月把所有功能完善了,还有一万块钱,够 我们再去旅行一次了。」
 
  我有点呆呆的看着宁缺,原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比我强这么多了啊,我还 在认真学习书本知识的时候,他已经学以致用,开始做自己的东西了。我明白他 轻描淡写的一句验证码识别的算法优化,后面会有多难多辛苦的工作,我知道他 高中时编程基础本来就好,高三下学期又把很多精力放在编程学习上,可我没想 到他会进步的这么快。
 
  我真的要变成他的小傻瓜了么?真不习惯啊,可是,似乎也是很幸福的事情, 我歪着头看他,真的好可爱啊。
 
  我想了想,我那一万块钱的凯思奖学金还剩一半呢,明天也带他去选个戒指 吧。
 
  宁缺看着我,一眼的笑意,说:「现在可以放心的花钱了吧。」
 
  我反应过来,低下头,一边翻着大众点评,一边小声的嘀咕:「你挣的钱, 更不舍得乱花了。」
 
  宁缺还没来得及回答,我又欣喜的说:「离这里几百米就有家点都德,我和 我爸妈吃过,他家的茶点可好吃了。」
 
  宁缺看了看人均80左右的消费,皱了皱眉头,明显是觉得档次不够的样子, 我笑嘻嘻的环着他的脖颈:「宁缺,我想要嫁给你,不想嫁给宿舍墙上贴的鹿晗。 就像我想去点都德吃茶点,不想在高档餐厅吃龙虾。」
 
  宁缺有些无奈的看着我,一副我喜欢的人怎么这么小家子气的样子,然后略 带点遗憾的说:「那好吧,我们去点都德吧。」
 
  我却并没有放下环在宁缺脖子上的双手,而是笑盈盈的看着他:「点都德都 是去吃晚茶,要8 点以后才好。」
 
  宁缺愣了一下,看着我不明所以。我笑着把他硬拉到床上,我们两个相对侧 卧着,我用前额蹭了蹭他的短发,然后笑着说:「做爱吧,做到8 点再去。」 
  宁缺也笑了:「山山,原来你非要去点都德,是这个原……」他还没有说完, 就被我的唇硬硬的封住了,只剩下眼睛是盈盈的笑意。
 
  我让宁缺坐在床边,很开心的给宁缺脱下全身的衣服,然后笑嘻嘻的看着宁 缺,慢慢的把自己剥光,这一定非常的诱惑吧,我看见宁缺的眼里浓浓的欲望了。 真是很开心,现在做一次,然后吃完饭逛一逛海心沙,然后散步回来,一整夜呢, 说不定可以再做两次,馋了好久,今天终于可以好好满足一下了。
 
  很可惜的是,我的如意算盘并没有成功,这全怪宁缺,他听说冈本的避孕套 比杜蕾斯的还要薄,然后就去买的冈本,还买的最薄的001.结果,001 的尺寸比
 以前用的杜蕾斯小很多,宁缺套不进去……
 
  然后,还是我厚着脸皮帮宁缺套进去,一点一点卷到底的,然后,宁缺就软 了……我用手逗了他半天都起不来。
 
  宁缺很郁闷的说:「山山,这个套子绷的实在太紧了,非常不舒服,好像没 法喘气的感觉。」我比宁缺还郁闷,两个人的衣服可都是我脱的,白干活了…… 
  我好奇的把套子又费劲的卷起来摘掉,然后,用嘴亲了亲,最多两秒钟,坏 东西又硬的不行不行的了。我和宁缺无奈的对视着,宁缺小心翼翼的问:「要不? 不戴了?」
 
  我很头疼:「刚好是最危险的时候,体外也很容易出问题,万一有了,倒是 遂了你妈妈的心意了。」
 
  我和宁缺同时想到了两边老人说起下一代时那渴望的眼神,立刻一起摇头, 欲望一下被扑灭了大半。
 
  我看着宁缺还硬挺挺的竖在那的坏东西,就放在嘴边了,好想吃又不敢,心 里一阵好气,但又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凶宁缺:「一会吃饭别吃多了,我今天要 三次。」
 
  宁缺却笑的很开心:「我一定竭尽所能!」
 
  看着他笑的那么坏,我更加的恼怒:「你给我穿衣服,刚才两个人的衣服全 都是我脱的!」
 
  一个多小时后,在点都德,宁缺看着我无奈地说:「山山,有必要这么狼吞 虎咽的么,又没有什么着急的事。」
 
  我嘴里塞了一块红米肠,嘟嘟囔囔地说:「不快的的话,说不定一会药店和 超市都关门了。」然后看着宁缺一头黑线的样子好开心。
 
  在一家超市门口,我让宁缺自己进去买12个装的杜蕾斯,宁缺脸皮已经锻炼 的很厚,买套的时候也没那么心虚了,不过他还是有些犹豫:「真的要买12个么,
 带回宿舍被人看见不好吧。」
 
  我虎着脸跟他说:「不是可以明天下午两点才退房么,我估计三个不够我们 用的。」
 
  宁缺终究还是乖乖的买了一打装的套子和我回了酒店,我笑着跟他说剩下的 我带回宿舍好了,不用他带回去了,看着他如释重负的样子,心说男生在这方面 好奇怪。我带套子回宿舍被发现的话,小鱼和天猫女估计只会羡慕的来追问我的 体验,宁缺为什么不敢带回宿舍,男生宿舍会怎么讨论这方面的事呢?
 
  这是我和宁缺第一次住在有浴缸的地方,也是我们第一次面对面躺靠着一起 洗澡,我调皮的伸脚去揉宁缺的鸡鸡,看着他迅速的变硬挺立,忍不住笑出声来。 
  宁缺终于忍不住的把我抱出了浴缸,我和宁缺在床边平静的给对方擦干了身 子,然后我伸出了双手,迎接宁缺的怀抱。
 
  禁欲几个月之后的首次性爱,我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最传统的方式,因为只 有这样才能够彼此的紧拥,这时候,情感的寄托恐怕更甚于性爱的快感吧。 
  也许是刚刚在浴缸里全身被宁缺揉搓了太久,我这次高潮来得特别快,只有 几分钟就被推到了顶峰。然后睁眼看到宁缺正喘着粗气,死死的顶在我的小穴里 射精。这么快就射了出来啊,我有点嗔怪:「今天又不需要学习了,为什么不多 做一会?」
 
  我这么说是有理由的,我们两个在北京的时候,纯粹就是纵欲追求性快感, 那时候和宁缺做一次,我能高潮两到三回甚至四回。但是回到惠州后,为了不影 响学习精力,我们都是速战速决,每天早晨我爸妈上班之后,宁缺过来我们都会 在半小时内解决战斗,宁缺的性技巧提升很快,都是在把我弄到高潮之后,自己 也迅速完事,这样我们不用休息就可以起来学习了。
 
  但是,今天晚上不一样啊,今天是我们真正订婚的日子,我不想学习,我就 只想做爱,我好想念我在宁缺的挞伐之下,被不断的高潮掏空身子,累的瘫软如 泥,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的感觉。
 
  宁缺有些不好意思:「山山,你太高看我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太久没做 了,实在忍不住,下一次肯定会好很多。」
 
  这还差不多,他主动说下一次了,还算自觉。宁缺把避孕套摘掉系好扔掉, 我拿早已准备好的毛巾给他清洁,宁缺的小弟弟瘫软在那里不肯动弹,我冲宁缺 一笑,说:「给你个惊喜。」
 
  宁缺有些疑惑的看着我裸身跳下床,从冰箱里拿出酒店送的矿泉水,然后又 在洗手台接了杯热水,然后一脸惊奇又一脸惊喜:「山山?」
 
  我点点头:「早就想试试A 片里的这种方法,今天是大日子,奖励你一下。」 
  我很好奇那个冰火两重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时候需要洗下面,都是调成 温水,小鱼有次犯懒用凉水洗了,结果肚子疼了一晚上,何况用冰水了。男人居 然会很享受那种冰冰的感觉么?
 
  我用嘴把宁缺的小弟弟吸的挺立起来,然后喝了一口冰水,却发现了一件很 尴尬的事,嘴里含着一大口水的话,根本没法给宁缺用嘴吸,看来A 片里的女优 练的是技术活,不是谁都可以的,我咽掉了一大半,只含着一点水然后套弄宁缺 的肉棒。
 
  当我换成热水的时候,宁缺呻吟着说:「山山,不要这样了。」
 
  我把水咽掉,然后奇怪的问他为什么,宁缺叹着气说:「这样有些受不了, 怕很快就会射。」
 
  我笑了笑:「没关系,那就射好了。」
 
  然后又换成冰水,然后换成热水,再换成冰水,第三次换成热水的时候,宁 缺忍不住射了出来,我温柔的用舌尖轻抚着他的龟头,让宁缺惬意的放松。 
  然后我的嘴离开了宁缺的龟头,爬回到宁缺旁边,然后微笑的看着他,把嘴 里的热水和精液一起咽了下去,微弱的床边灯光下,宁缺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我 微笑着对他说:「这才是真正给你的奖励。」
 
  宁缺明显很是感动的样子,紧紧的把我抱住。我轻轻的问:「宁缺,喜欢我 这样么?」
 
  宁缺嗯了一声,然后说:「山山,要是觉得恶心就吐出来吧,我没那么变态 的。」
 
  我笑着说:「但是我咽下去,你还是很喜欢的吧?」
 
  宁缺点头承认,我笑着拍了拍他:「没关系的,不恶心。」
 
  宁缺沉默了一会,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山山,我刚才太敏感了,射得有 些多,要休息一会才能再来。」
 
  我扑哧笑了,我是爱你才给你做那些事,又不是贪图你的报答,这个小心眼 啊。我笑着说:「我也至少要一个小时以后才能做。」
 
  宁缺有些奇怪的问为什么,我无奈的说:「刚才喝了太多水了,现在一动的 话肚子就咣当咣当的,真做的话,你插的那么猛,我怕会吐出来,还是等我上完 厕所再做吧。」
 
  我看着笑的前仰后合的宁缺,微笑的对他说:「这次没经验,下次要提前拿 个水盆放在旁边,随用随吐,就不会把肚子喝的这么涨了。」
 
  宁缺迅速的领会到「下次」这个关键词,立刻敛起了笑容,又把我紧紧的拥 进了怀里,我幸福的开心微笑,让心爱的人开心,也是最幸福的事吧。
 
  宁缺很疲惫的直接睡着了,我并没有消耗太多,再加上宁缺求婚这件事,我 的精神还是非常亢奋,睡不着只好无聊的打开电视看。
 
  两个小时后,宁缺醒来的时候,我的舌尖正在不停的刺激他的龟头上那个小 口的位置,宁缺笑着把我翻了下来,腾身压上。
 
  我抱着宁缺的脖颈笑嘻嘻的问:「睡好了么?」
 
  宁缺嗯了一声,一副暧昧的样子:「放心,完全恢复回来了,山山你不要求 饶哦。」
 
  我笑着说:「你都睡了两个小时了,再不把我干到求饶,你好意思么?」 
  然后,我就真的被干到求饶了,再然后,第二天上午的那两次,我也都被干 到求饶了。
 
  筋疲力尽回到宿舍,我脱了衣服钻到床上,想赶紧补个回笼觉,然后旁边床 的叶红鱼跑了过来,不由分说的拉开我的被子,仔细打量了一下:「咦,怎么什 么痕迹都没有呢,红的青的都没有。」
 
  还好宿舍没有别人,我好无奈:「小鱼,你黄色小说看多了吧,正常做爱, 又不是受虐,哪有什么青的紫的。」
 
  小鱼笑嘻嘻的趴到我的耳边问:「做了几次,感觉怎么样?」
 
  我也笑嘻嘻的告诉她:「做了五次,其中有一次我是用嘴的,感觉一般,其 他几次感觉都好舒服。宁缺的鸡鸡是这样的,就像一根棒子,前面有个大龟头, 棒子是这么长,这么粗,但是龟头是这么粗。」我一边说一边用手给小鱼比划着。 
  「你看过A 片的嘛,龟头就像个圆锥体,最下面的地方最宽,然后每次进去 出来的时候,那个龟头的下面,就会刮在阴道的肉壁上,刮的酥酥的痒痒的,特 别舒服。还有,阴道最里面,有个地方特别敏感,每次被龟头撞到那里,就跟触 电一样。」
 
  小鱼很是郁闷:「莫山山……我只是问了你一句感觉怎么样,你有必要跟我 讲的像黄色小说么?」
 
  看着小鱼有些微微的脸红的样子,我忍不住大笑,然后被小鱼扑上来咯吱。 
  和宁缺的恋情公开之后,后面的周末我动不动丢下一句:「我晚上不回来了。」 就和宁缺住到了外面,不过,宁缺做那个任务时间挺紧,在外面过夜的时候,大 多数的时间也是在学习和编程,再也没有过像求婚那晚一样的纵欲。
 
  转眼到了寒假,宁缺寒假几乎没有回家,他做算法的那个软件,说是年前的 流量压力最大,他要现场排错优化。
 
  过年那两天,双方家长都在,我看着宁缺眼馋却又毫无办法,只好等宁缺提 前返校的时候跟了回来,在酒店住了一晚上才算释放了一下。
 
  可能是我的示范效应太明显了,第二学期开学不久,天猫女就和王书出去过 夜了,她远比我腼腆的多,叶红鱼磨了她好几次,才吞吞吐吐的说了。结果食髓 知味之后的天猫女,比我可疯的多,每周五周六雷打不动的出去过夜,中间也时 不时的不回宿舍了,在宿舍的时候,说起性爱话题,也变得越来越无遮拦。 
  小鱼很悲愤地说,寝室的女生都被我带坏了。我很不服气,我都一个多月没 和宁缺出去开房了,怎么能是我带坏的呢。
 
  五月的某一天晚上,天猫女和唐晓棠已经睡熟,我还在查资料,叶红鱼很神 秘的爬到我的床上,把我的笔记本合了起来,跟我说:「给你看个东西。」 
  小鱼在手机上翻出张照片递给我:「我今天在兼职公司拍到的。」
 
  小鱼最近为了筹钱去黄石公园玩,在网上找兼职,前些天面试了一个公司, 刚刚通过,今天第一天过去上班。小鱼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在智商方面能碾压我的 同学,她的智商应该也超越宁缺,她上学期的考试成绩比我差了一些,但那是在 她学习时间不到我的一半的情况下做到的,她的旁骛极多,追十几部美剧,追网 络小说,各种同城活动,还跟着一个学校的乐队学吉他,这种情况下,她的实际 编程能力和经验远超我,不得不承认惠州实校和广州华附的学生差距还真是蛮大 的。
 
  我看小鱼的那张照片,是一面贴满了小纸条的墙,看起来是分了十多个栏的 样子,小鱼在旁边解释:「这个互联网公司,他们的开发理念是完全的微服务模 式,把所有应用拆成原子化的功能模块,每个人一栏,里面的小纸条就是这个人 做好的和在做的应用。」
 
  我嗯了一声,这不就是把SOA 发展到极致的互联网模式么,应该不是什么新 鲜事吧,小鱼神神秘秘的说:「你放大了看最后一栏。」
 
  我依言点开,然后赫然看到「宁缺」两个字,下面贴了两张绿色纸条,两张 黄色纸条,小鱼说绿色代表已经完成的,黄色代表正在做的,我皱着眉头问: 「宁缺也在那个公司兼职?」
 
  小鱼有些吃惊:「你不知道么?」
 
  我摇头,难怪现在宁缺连晚自习都不上了,有时周六日也见不到人,原来出 去兼职了,小鱼有些歉意的样子:「我以为你知道呢,我本来只是想告诉你,这 个公司按工作量付钱,宁缺那两个模块,至少挣了小两万块钱,想拉他出来请客 吃大餐的。」
 
  我皱起了眉头,宁缺这是要做什么呢,上学期他挣的那两万块钱至少还剩了 一万,我们又没什么消费,他着急挣钱干什么呢?
 
  小鱼在旁边添油加醋:「山山,你要不要把宁缺的财权剥夺了,他又没给你 买新手机,也没带你出去玩,那么多钱可别让他去泡别的女生。」
 
  我用力的点头,不过我想的却是,这个混球,挣了这么多钱了,为什么一直 不找我去开房,不知道我已经想了很久了么。
 
  第二天,我给宁缺打了个电话,问他能不能一起上晚自习,我说我三天没有 见到他,想他了,宁缺说好。
 
  这个事情我确实有些不满,宁缺之前即使不上自习,但是每天晚饭都要和我 在食堂一起吃,可是现在他经常旷课自己呆在宿舍里,到了午饭晚饭时候,还经 常让同寝的人带饭回去,晚自习也不出来,订婚之后反而比订婚之前在一起的时 间还少了。
 
  上学期我和宁缺一天要见好几次,晨跑,晚饭,自习都在一起的,而现在, 就连坚持了十多年的跑步,他竟然都要荒废了,这次都一整周没跑过了。我原来 一直以为他是跟我求婚时的那个任务还没完成,别人催的太紧他才加班的,没想 到他早就做完了那个任务,现在做的是新的工作。
 
  他到底要做什么呢?着急挣那么多钱干什么,婚礼又不用他出钱,晚上一定 要好好问问他。
 
  然后晚自习,宁缺搬了两大本厚书过来,不停的在那翻书做笔记,然后,不 到九点,宁缺就催我回宿舍,说有个想法要回去验证下。
 
  我看着急匆匆收拾书本要回寝室的宁缺,非常不开心,回去的路上,我突然 问了一句:「你很长时间没带我去开房了,是不是因为觉得太浪费时间了?」 
  宁缺没有想到我会这么问,不由愣了一下,我继续说:「是不是跟我做一次 可能要两个小时,你自己用手解决只要5 分钟,你就不舍得多花这些时间了?」 
  宁缺很紧张的样子,着急着辩白:「山山,我绝对没这么想过,我只是最近 时间太紧,等过了这一段就好了。」
 
  我把宁缺拉到路旁边清净的地方,问他:「你一直还在那个公司兼职挣钱的 事,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
 
  宁缺苦着脸:「结婚的时候……」
 
  嗯,什么意思,是彩礼么?不对啊,宁缺知道我很讨厌彩礼之类的说法,像 卖身给他似的,那是怎么回事呢?想到时候给我个惊喜?想结婚时显摆一下? 
  宁缺有些不好意思的:「山山,先别问为什么了吧,反正肯定是为我们两个 人做的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哦了一声,宁缺这么不想说,那就不好追问了。回宿舍楼的时候,宁缺抱 了我一下,然后跟我说后面几天进度上比较关键,他要去公司,不能陪我了,我 无奈的点头答应。
 
  上楼时,我才突然醒悟过来,不对啊,我关心的是他为什么会在兼职这个事 情上把自己搞得那么紧张,不是说要问他为什么兼职啊,被宁缺一打岔,神神秘 秘的说婚礼,全蒙混过去了。
 
  回到寝室,宿舍所有人都在,我把天猫女从韩剧里拎起来,问她周五会不会 和王书去出去开房,天猫女很羞怒:「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总开房开房的,好难 听!」
 
  我笑嘻嘻的说:「你这周五要不要和王书出去过性生活?」被天猫女掐了一 下之后,无奈的重问了一遍,把开房换成过夜,天猫女才微羞的承认,然后我让 她帮我问问王书,宁缺平时在寝室几点睡觉,为什么早晨起来晨跑时都那么憔悴。 
  天猫女问我:「山山,你关心的怕不是他的晨跑吧?是不是宁缺最近床上表 现不好,没让你尽兴啊?他现在一次能多久?有没有十五分钟?你们一晚上能做 几次?你最多时候一晚上有几次高潮?」
 
  我还没回答,旁边叶红鱼的枕头已经丢了过来:「你们两个开过荤的,说话 注意点,宿舍里还有两只单身狗呢!」
 
  我笑着把枕头扔了回去,然后让天猫女务必帮我问一下,天猫女笑着答应。 
  周六晚上,我就知道了具体的情况,天猫女还是很狡诈的,她知道王书是宁 缺的好朋友,她直接问宁缺的情况,王书肯定不会说,所以她打听的是宁缺是不 是有了新的女朋友,在脚踩两只船?
 
  作为铁杆狐朋狗友的王书,立刻帮宁缺辩白,说宁缺基本上在寝室的时候, 都泡在电脑跟前编程,每天晚上都搞到两三点钟,第二天很早又起来,平均每天 也就睡5 个小时,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去陪别的女生。
 
  我总算明白了,难怪这学期总觉得宁缺在晨跑的时候那么萎靡呢,他睡的太 少了,这么下去身体会出问题的。
 
  周日晚上,宁缺回来了,我拉着他在校园散步,宁缺拿了我的手机不知在操 作些什么,过了一会,宁缺把手机还给我,然后告诉我他给我装了个支付宝,里 面是他的账户,把账号密码和支付密码都告诉我了。
 
  我奇怪的问他为什么要给我这个,宁缺有些吞吞吐吐的说:「昨天王书打电 话给我,说天猫女跟他打探我的情况,说你经常看不见我,觉得我在脚踩两只船, 在外面挣钱是给其他女生花的。我真没有喜欢别的女生,公司给我发钱都是直接 打到支付宝帐号里,现在我把我的钱都交给你管,你就会放心了。」
 
  我有些无语,男生之间的友谊啊,真的就是狼狈为奸,从天猫女到王书,再 从王书到宁缺那里,好好的话转了才两手,就成了这种结果,我关心的根本就不 是钱啊,我关系的是宁缺的身体。我看了看手机,钱都在余额宝里,加上第一学 期剩下的,已经有三万多了,我无奈的问宁缺:「上次你还没回答我呢,我们两 家又不缺钱,我又不乱花钱,你这么着急的赚这么多钱干什么?」
 
  宁缺神情怪怪的,犹豫了一下,对我说:「那我说完你不要笑我。」
 
  我有些奇怪的点点头,心说宁缺又有什么古怪念头了。
 
  宁缺问我每月生活费大概多少,我心算了一下,说一千多点吧。宁缺点头说: 「我也要一千左右,我们两个一年生活费就要差不多两万,加上学费和住宿费, 还有下学期搬出去住之后的物业水电之类,一年共计要差不多四万块钱。」 
  我点了点头,可是这也没什么吧,我父母一个月收入加起来差不多税后近两 万,宁缺爸妈还要更高些,支撑我们俩读书不是任何问题啊。
 
  我问宁缺,是不是伯伯婶婶一次性付款了我们广州的房子,现在又装修,家 里没钱了,那样的话我家可以帮他,之前我妈告诉我熙龙小镇的房子装完,家里 还剩四五十万呢,让我在学校不要节省。
 
  宁缺拨浪鼓似的摇头,说这个和家长没有关系。那和什么有关系呢,我更加 的不理解。
 
  宁缺沉默了,我不满的追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实在想不出来,就算要 出国留学,我也会拿到全奖的offer 才会出去,不会给家里太大负担的,他到底
 在想什么呢?
 
  宁缺支支吾吾的,被我逼问了几次,终于坦白了:「山山,两个多月之后就 要结婚了,结婚之后,就是真正的成人了。」
 
  我嗯了一声:「怎么了,又不是古代,难道还想让我把头发缠成发髻么?」 
  宁缺没有理会我的冷笑话,返身拉住我的双手:「山山,我们成人之后,就 不能再花父母的钱了,供你上学,就不再是父母的责任,而是丈夫的责任。」 
  宁缺有些腼腆的样子:「我怕你笑我太幼稚,太不自量力,所以我才想结婚 的时候再跟你说,那时候你看到我已经挣了足够的钱,就不会怀疑我的想法能不 能实行了。」
 
  啊,宁缺居然是这么想的,而且,似乎很有道理啊,我呆呆的看着他,脑子 几乎不转弯了,是啊,我们结婚之后,再要父母的钱,那就是啃老了吧,那个, 是不应该的吧?
 
  可是,我现在除了挣奖学金还挣不了其他的钱,难道这几年就要靠压榨宁缺 生活了?我脑子一团糟,突然觉得大一暑假结婚是个很二的主意了。
 
  我看着宁缺,突然觉得眼睛好酸,原来宁缺一直在默默的为我们两个做这么 多的事,我却还在怪他,我默默的呆了一会,抬起头,静静地说:「宁缺,我同 意你的决定,但是不管怎样,每天早晨的跑步不能断,我宁可和你生活局促一点, 也不要你把身体弄坏了。」
 
  宁缺郑重的点头,向我保证明天开始一定天天坚持锻炼,我这才略微的放心 了一点。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4-20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