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金庸群侠之淫道玉真子](02) 作者:北斗星司
[金庸群侠之淫道玉真子](02) 作者:北斗星司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 亚洲av av天堂 欧美av 日本av无码 成人av av电影 av视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31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02章肏淫方怡
 
  等到方怡睁开俏丽的双眼之时,却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处漆黑的地牢当中,双 手被铁链拴在,身体呈大字型,而在她面前,一名英俊的中年道士正淫笑着站在 她的面前。
 
  「你这道士是什么人?!是满清狗鞑子吗?!」方怡看着眼前的道士,立刻 大叫道。
 
  这道士也就是玉真子,这间地牢则是在他府邸的地下室,他眼见方怡醒了, 哈哈一笑,说道:「大好的姑娘家,长得也貌美,怎么什么都不学好,却偏偏前 来行刺?!」
 
  方怡骂道:「满清鞑子,猪狗不如,我等中原凡有志之士,无不人人得而诛 之!鞑子,今日落在你们的手上,要杀要剐便来啊!」
 
  玉真子哈哈一笑,拿起一旁的皮鞭,挥动了一下,叫道:「说,是谁指使你 来行刺皇上的?!」
 
  方怡早已经想到了会受酷刑,便要在被打之后才诬陷吴三桂,当下骂道: 「恶贼,我对主上忠心耿耿,岂能卖主求荣?你尽快将我杀了吧!」
 
  「不说?那便让你知道爷爷的厉害!」说到这里,玉真子一把拉住方怡的衣 服,用力一扯,只听得布帛撕裂之声,方怡的上衣已经给撕开,露出了下面紫色 的内衣,雪白如玉的肌肤下,高耸丰满的乳房,在内衣下高高撑起。
 
  「啊!」方怡惊怒交加,尖叫出来,叫道,「你……你要干什么?!你这恶 贼!」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被眼前这个道士脱衣服,看这道士眼神不善, 难道是想要奸污自己吗?!
 
  玉真子的手一把按在了方怡丰满的乳房上,捏了两下,只觉又大又圆,弹性 十足,方怡从未被男人摸过那等部位,气愤无比,不住挣扎,叫道:「恶贼…… 你不是人,救命啊!救命啊!」
 
  「奶子还挺丰满的嘛,女贼,我警告你,赶快说出你到底是什么来路,谁指 使你的,否则本座立刻将你的肚兜扯了,好好吃吃你的奶子!」
 
  「你……你……你不能这样!」方怡羞愤无比,自己最隐秘的奶子居然被这 个恶心的道士抚摸,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本以为进宫行刺被抓就是被打一顿,然后被砍头,哪里知道还要被这男人侮 辱,一想到自己的肚兜被扯掉,自己最隐秘的乳房就要被这个恶心的道士看到, 她就不寒而栗。
 
  她想要自尽,可是却是毫无办法,在这个世界,咬舌自尽这个事情是根本没 有的,因为从未有人成功过(咬舌自尽我查过,科学证明,当场会死的可能性非 常小),所以方怡从不知道还有咬舌自尽这回事儿,如今双手被绑,根本不可能 自尽。
 
  「既然不想被扒衣露奶,还不快说?!」玉真子边说边松开了抓住方怡奶子 的手,笑道,「若是乖乖说了,那一切都好商量!」
 
  「恶贼,姑奶奶也不怕告诉你,我便是平西王爷派来的刺客,王爷早有要推 翻鞑子之心,今日便是让我等来取狗鞑子的性命!」方怡实在怕被眼前之人扒衣, 只好说了。
 
  玉真子一脸戏谑,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方怡,笑道:「傻女人,以为这样便 可骗得了道爷?」
 
  玉真子说着,看了看她衣服上绣着的平西王的标志,笑道「刚才看你们的兵 刃,上面写着『大明山海关总兵府』的字号,但我只想说,你们沐王府的人,脑 子都这么傻吗?」
 
  「!!!?这……你……你如何……如何知道……」方怡没想到玉真子开口 就说破他们是沐王府的人,张嘴下意识地说出这句话,随即想起不妥,赶紧闭嘴, 只是方怡怎么也想不出,这人是如何知道的。
 
  「要知道你们是沐王府的有何难?」玉真子十分不屑,说道,「你们所用的 功夫便是沐王府的功夫,我等修为高深,见多识广之人一眼便可认出!」 
  「这……」方怡神色不禁大变。
 
  「再者说了,你梦陷害吴三桂的手段,倒也是相当不济……」玉真子叹息道, 「首先,吴三桂大小也是个平西王,他要进宫行刺,用什么兵器不好?为何非要 用刻着他名号的兵器?他难道想不到兵刃可能被丢在皇宫吗?
 
  再者说,吴三桂的儿子吴应熊就在京城,打算迎娶建宁公主,这个时候他派 人来行刺,这不是把自己陷入到危险境地吗?而且,吴三桂杀死了满清皇帝有什 么用?他想起兵造反吗?以吴三桂手上那几万关宁骑兵,可能打得过如今的蒙古 国吗?所以吴三桂根本不可能派人行刺,你们沐王府的计策,真是十分的烂!「 
  「这这这……」一番话说的方怡都已经彻底傻了,怎么也想不到,本来在沐 王府看起来十分完美的计划,在如今玉真子说来,却是如此的漏洞百出,这让本 来有舍生取义的精神的方怡,难以置信。
 
  玉真子哈哈一笑,一把拉住方怡的肚兜,轻轻一扯,方怡的一对雪白大奶子, 立刻弹了出来,两颗浑圆的玉兔凸出圆润,两颗娇小的红梅赫然在玉真子眼前, 令人垂涎三尺。
 
  「你……你你想干什么?你这恶贼……快杀了我!」方怡眼见自己的衣裳被 拨开,娇嫩可人的丰乳就这样弹出来,暴露在玉真子面前,她真是羞愤的想当场 死去才好。
 
  「这都要怪你自己啊!」玉真子狞笑道,「谁让你居然敢骗本座,说你是吴 三桂的人?本座最讨厌的就是别人骗我,既然你骗我,那就别怪本座不客气了!」 
  玉真子一边说一边抓住方怡一对雪白的玉兔狂热地抚摸,方怡的奶子非常大, 放在后世那也是个有事业线的性感女人,尤其是这对奶子柔软娇挺,嫣红的小奶 头摸起来特别舒服。
 
  可怜方怡气愤无比,自己最贞洁的身子,本来想留给自己的刘师兄,可是现 在却被这个恶心的道士任意抚摸,晶莹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滴落下来:「恶贼…… 放开我,不许摸!不许摸!」
 
  可惜,如此一对完美动人的玉乳,只要是个男人摸到了就绝对不会放手,玉 真子怎么会听她的啊?!
 
  「救命啊……师父!师叔!刘师哥,你们快来救我!」激烈呼叫地方怡不住 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玉真子的手,可是玉真子却抓捏的更加有力。
 
  「师父?师叔?刘师哥?可是沐王府的反贼,都叫什么?!」玉真子放开方 怡笑道。
 
  「你……你快杀了我!是个英雄好汉就给个痛快!」方怡眼见玉真子没有摸 她了,赶紧叫道,她现在只求一死。
 
  「想死?哪有那么容易啊!」玉真子边说边脱衣服,这些日子为了增长武功, 他可是没碰过半个娘们,这玉真子本就是个好色之徒,如今被王子豪这个被女朋 友甩了的人附身,都更加好色,如今这娇媚小娘就在眼前,玉真子哪里忍得住! 
  看到玉真子脱衣服,男人的身体逐渐暴露出来,方怡吓得脸色苍白,叫道: 「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这小娘门儿了!」玉真子淫笑着就将身上衣裳都给脱 了。
 
  这玉真子乃是一淫道,再加上修炼内功,这一根鸡巴本就规模不小,如今和 王子豪合为一体,一根鸡巴更是又粗硬几分,此时高高昂起,超过六寸的雄伟, 令从未见过男人鸡巴的方怡瞬间看傻了。
 
  玉真子这淫道狠狠地拍了一把方怡的大屁股,然后三下五除二一阵撕扯,便 将方怡的衣裳给彻底撕开。
 
  方怡羞耻无比,当最后一条私密的四角裤离体,乌黑阴毛簇拥的下身暴露在 这道士眼前的时候,方怡终于怕了!
 
  「道长,我……我求求你,你……你放过我吧!不要,不要奸我!」
 
  方怡当初来行刺康熙,嫁祸吴三桂,便是因为从小被沐王府洗脑,抱着什么 所谓舍生取义的念头前来。
 
  只是,方怡并不是那种真正的烈女,从小在沐王府的照顾下,虽说不是锦衣 玉食,却也从未遇到过任何危险,所以还不是真正能够明白,行刺皇帝失败被擒 是有什么样的下场。
 
  可现在,方怡才第一次知道,所谓的后果,自己被这些禽兽不如的鞑子给抓 了,那估计连好死的权力都没有!
 
  「求我?刚才不是嘴很硬吗!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脆弱了?」玉真子的双手此 时毫不规矩,一只按在方怡的奶子上,另只手则是按着这迷人少女的肥白大屁股, 方怡不但奶子大,而且臀部也是妖娆丰满,搞起来一定相当爽。
 
  玉真子说完了这话,一把抱住了方怡,低头将含住了方怡奶子,疯狂地吮吸, 亲吻,双手更是毫无顾忌地在方怡妖娆曼妙的胴体身上四处游走。
 
  方怡痛苦地扭动着身躯,眼泪止不住地不断流淌,嘴里不住喊着「救命啊!」, 可是她叫的在大声,在这个地方也根本不可能有人会来救她。
 
  玉真子在铁剑门修炼的时候,本来是一个品格不错的青年才俊,可是其师父 死后,误交了几名江湖淫贼的损友,自此之后变成了一个淫贼。
 
  而那个时候,玉真子曾经从那些损友身上得到了一本性爱秘笈,上面记载了 诸般奇妙手法和春药炼造之法,专门用来挑逗妇女,玉真子研习多年,此时在这 男女之事上,依然颇有成就。
 
  方怡本是十分痛苦,可是这淫道对她百般挑逗,吸奶舔阴,含耳亲颈,捏臀 挑蒂,多般手段,令方怡只觉自身的肉体仿佛被阵阵奇怪的刺激划过,带来一阵 阵难以想象的快感,令这十八岁的少女的成熟肉体已然大起反应。
 
  而玉真子玩弄这等少女身体,待摸得方怡乳头高翘,屁股颤抖,阴部湿润, 更大有征服之感。
 
  「哈哈哈……小美人儿,道爷挑逗的你是否舒服?」
 
  方怡本来身体十分舒服,欲望涌上心头,令她慢慢挣扎无力,却听玉真子这 妖道如此说,不禁气愤地叫道:「不舒服!你……你别弄我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玉真子狞笑着将身体贴在方怡的身上,双手搓着方怡的奶子,下身的鸡巴轻 轻摩擦方怡,笑道:「小美人儿,本座的挑逗手段,虽然不可说是天下无敌,可 是这么多年,被本道爷玩弄过的女人还没有不欲动的!」
 
  说完,玉真子更狂热地不住捏揉,百般手段,不断挑逗方怡的身体。
 
  这等加大力道动作,方怡的春情更被这妖道的手段彻底挑拨起来,下身的水 一滴滴往下落,无比强烈的快感,慢慢将方怡的意识侵蚀。
 
  「想想看吧,小美人儿,沐王府那些人是怎么对你的?」玉真子一把分开了 方怡的大腿,将一条大腿扛在腰部,巨大的龟头顶在方怡的阴道口,一边摩擦一 边笑道,「可是却派你来白白送死,所谓的陷害吴三桂计划也是漏洞百出,你的 牺牲其实就是白白送死。
 
  你想想,就算我放了你,下次沐王府还会派你来送死,到时候如果被侍卫流 氓擒住,估计是几百人轮奸你一人呢……「
 
  「别……别说了……求求你……求求你……」方怡听到这话,想想确实没错, 在看着现在自己被男人脱光了这等玩弄,方怡心中对沐王府从小所谓的为了大明 天下的信念登时发生了巨大的动摇,自己的这么为了沐王府,到底值得不值得。 
  而同时,身体里强大的快感,也让方怡的意志瓦解,更加无比反抗。
 
  「做本座的女人吧!求我占有你的身体!我就会彻底让你成为本座的女人!」 玉真子的鸡巴滑动在方怡的小穴,狞笑着说道,「本座保证好好对你,只要你是 本座的女人,本座保证不在让你受苦!」
 
  方怡一方面早被玉真子的调情手法拨弄的浑身发热,春潮澎湃,而另一方面 因为对沐王府所谓的嫁祸计划就是无端让她来送死,想到若是不依这道士,恐怕 自己真的会成为一个冤死鬼,内心防线也终于崩溃。
 
  「你……你插入吧……啊……插进来吧……」方怡也懂得一些男女之事,知 道男欢女爱就是那男人下面的鸡巴插入女人的身体,此时到了这一步,方怡也已 经无可奈何,彻底屈服。
 
  「叫大声点儿,求我,知道吗?!」玉真子笑道。
 
  方怡已经彻底失神,无法控制地大叫道:「啊……求你了……道长,插入我 的身体吧……啊……」
 
  「很听话啊!」玉真子一边说,一边一把将鸡巴恶狠狠地插进了方怡的阴道 里,硬生生干破了方怡的处女膜。
 
  强烈地冲击,剧烈的疼痛,令方怡惊叫出来,洁白的大屁股在张开的大腿后 轻轻颤抖,一滴滴的处女鲜血慢慢滴落下来,疼的眉头紧皱。
 
  当感觉到女人那熟悉的下身感觉后,不管是玉真子的记忆,还是王子豪的神 魂,都在这一刻内心沸腾了:「妈的!终于又尝到女人的味道了!」
 
  「啊……疼……哎呀……啊啊啊……啊……」
 
  俏丽的脸蛋儿上满是痛苦,可是眉宇之间却有阵阵快意,玉真子捧着方怡丰 满的大腿,肉茎鸡巴不顾方怡刚刚破身,开始激烈地耸动。
 
  虽然处女破身自然很疼,可是方怡的阴道湿润的很,很便于抽插,在玉真子 这淫道的鸡巴下,才干了二十几下,方怡这小妞就被这巨大的鸡巴给操的小穴酥 麻,疼痛渐消。
 
  「这个……这个道士的那个怎么会这么多大,我下面觉得好舒服,这难道… …难道就是沐王府那些太太们说的做女人的快乐?」
 
  方怡在沐王府,也曾经听那些太太们私下里议论说小王爷什么的弄得她们很 舒服,做女人快乐啥的,以前方怡一直不觉得什么,可现在却真的觉得无比快慰, 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是这么舒服的。
 
  想到这里,方怡不禁有想起了自己的爱人刘一舟。
 
  「啊……不知道刘师兄是不是也这么厉害……可惜我现在已经不是姑娘了… …刘师兄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我……我却再也不能做他的妻子了……」 
  想到自己已经是不洁之身,无法在嫁给刘一舟了,想到这些,方怡索性也就 彻底放开了,大腿下意识地在玉真子的淫弄下轻轻晃动,屁股也在这等冲刺中, 左右摇摆,一对奶子更被玉真子操的不住上下弹动。
 
  「啊……好舒服……啊……道长……啊……我舒服……舒服起来了……哎呀 ……啊啊啊……」
 
  玉真子的超然手段,巨大本钱,在加上方怡内心的纠结情绪,意志崩溃的小 美人儿,彻底在玉真子这妖道的鸡巴肏弄下淫态百出,不堪一击。
 
  方怡这般淫荡,在玉真子的鸡巴操弄下,如此淫态,令玉真子心花怒放,双 手捧住方怡的大白屁股,一边操一边叫道:「怎么样?小贱人,你爽不爽啊?!」 
  「爽……啊……爽死了……用力点……啊啊……」这方怡真是越来越不堪, 彻底走向了淫妇的道路。
 
  玉真子一通冲刺,一只手抚摸她的大白屁股,另一只手搓揉她的大奶子,鸡 巴越动越剧烈。
 
  「啊……不行了……啊啊……我要丢了……啊……要……尿了……啊……」 
  方怡被这等淫辱,娇躯乱颤之下,浑身紧绷,阴道内一阵阵钻心极乐,屁股 无法忍受地激烈摇晃,在一阵阵欢乐中已然高潮连连,无法遏制。
 
  眼见方怡已经达到了极乐的巅峰,玉真子也是丝毫不在客气,鸡巴一阵阵地 狂热顶弄,转眼间就对着方怡的小穴,激烈地狂喷出大量的滚烫精液。
 
  「啊啊……好舒服……哎哎呀……热死了……啊啊……」小穴内被滚烫的精 液填满了阴部,方怡浑身酥软,屁股不住摇摆,浑身无力。
 
  「妈的,真他娘的爽啊!」玉真子狠狠地拍了一把方怡的大白屁股,哈哈大 笑,憋了两月,总算是发泄出来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2-05-27更新.